百人牛牛安卓版下载

中国·湖南省娄底市中心医院主办 返回百人牛牛安卓版下载 | | 手机版 | 党务公开网 | | 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医院文化
您现在的位置:娄底市中心医院>> 医院文化>> 文学天地>>正文内容
早产之殇
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31日

新生儿科 程清丽 指导老师 廖奇

 

11月17号是“世界早产日”。每年有1500万未完成37周妊娠的早产儿出生。上百万早产婴儿,死于早产儿并发症。有些早产儿即使存活下来,也可能面临终身残疾。通过现有的,具有成本效益的护理,就能挽救四分之三以上的早产儿,而且一岁之前对他们进行系统的早期健康管理,70%早产儿能拥有跟足月儿一样的健康体魄。

-WHO发布的《早产儿全球报告》

 

早降的天使

选择,谁之痛

据统计,近几年,中国早产儿出生的数量逐年递增,越来越多的低龄,低体重早产儿进入救治的行列,1500克,1000克,乃至550克。27周,25周,甚至23周。这不只是数字,在这个“一两肉一两金,多一天多线希望”的事实面前,医学和情感的底线一再受到挑战。“救与不救”这个残酷的话题,摆在这些新晋的父母面前。面对强大的命运之神,怎么选择,是对金钱,人性,爱的一次真实拷问。

“救’’,可能就是一场钱战和精力战,尤其是一些高危早产儿,不光前期的抢救,后期的康复也是一笔大数目。还有可能即使保命了,又要面临脑瘫,智力低下,生长发育迟缓,视网膜损害等并发症的问题。更甚至,人财两空。面前的担忧,对未来的焦虑,炙烤着这些手足无措的父母。

“不救”,一边是亲情的呼唤,一边是良心的谴责, 希望的落空,不救也是一场煎熬。正如一位父亲所说的“就这么不救了,我怎么对得起还躺在产科的孩子妈”。

就在父母徘徊挣扎的同时,医护人员也在做着另外一场选择。怎么救,什么方案,才能最大限度的挽救这些先天不足的孩子,帮助这些无助的家庭。面临生死的选择时,医生通常奉行“知情同意原则”,即提供诊断结论,治疗方案,相关政策和预计诊疗费用,让患者根据自身条件做选择。然而医生也有情感,有着医学外自己的内心世界。有时明明看着孩子救治希望很大,家属却放弃了,或者已经无力回天了,家属依然做无谓的坚持。要怎样的对话,才能不给已经遍体鳞伤的家属再带来伤害。让家属在这种情形下尽可能做出理智一点的选择。

尼采说过,“我们的一生都在选择,唯独不能选择什么时候生或者死”。早产儿不能选择生死,医生不能替病人选择生死。而作为监护人的家属,也只能够选择自己坚持或者放弃。这里没有童话,有时更是残酷。尽人事,听天命,这是我看到的更多的答案吧。

我们作为医护人,即使见惯了生死,但依然感叹生命的可贵。会为一个温暖的瞬间而感动,也不可避免的遇见冷漠和炎凉,而为之惋惜。良机可能转瞬即逝,或者根本不可挽回。然而选择一直存在。有的人一出生就被推到了天堂的门口,进退维艰。无论最后结果如何,我们都选择希望。你若性命相托,我们必不离不弃。

夜半的电话

23:29,医生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起。“快接一下,这时候的电话一般是急诊。”医生一边调手中的呼吸机参数,一边急促地说道,我跑过去接了电话,是一个昨天来的早产儿的妈妈,打电话来问情况。“今天周二,上午有探视,您的主管医生已和您家人交代病情,并且我们还给宝宝拍照……”未等我说完,电话那头急切的说道:“看到啦,看到啦,我老公回来跟我说了,我就是再来问问孩子情况”。我看了一眼对面病房忙着抢救的医生,告诉家属,我们有规定探视时间了解病情,并且医生正在抢救病人,暂时不方便回答。对方迟疑了一下,表示赞同,结束电话。

凌晨01:30电话铃声再次响起,还是那个家属,不过这次换成了孩子爸爸。孩子爸讪讪地说道:“我还是想来问问情况,我老婆翻来覆去睡不着,只掉眼泪,你看能不能说一说……”,My  God!患儿危机值报告,产科急会诊,外院转诊,都靠着这条电话线呢。这不是为难我吗,但谁又忍心伤害这个无助的母亲。想了一下,有了主意。迅速示意同事监管病房,要宝宝妈妈接电话,问她想了解什么,或许我可以回答她。果然不出我所料,她只是想问问孩子吃奶怎么样,睡觉怎么样,有没有发烧。我都一一回答,并且跟她分享了孩子的一些日常,描述宝宝调皮可爱的动作。听到孩子这些情况,宝妈语气稍微缓和,略有开心。我赶紧见好就收,劝她好好休息,养好身体,等待孩子归来。然后结束了通话。哎!一屋子嗷嗷待哺的娃还等着我呢。

05:30催命的电话又来了,“还是我啊,我还想问问”。又是那个孩子妈。“对,也是我,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”我有些无可奈何。对方说道:“先前一次和你聊了之后,我睡了几个小时,我那孩子不是早产儿嘛。现在又过了这么久了,他好些了吗?”。 我看这窗外的天,黑压压的,没有一点光亮的意思。我还能说什么,该说的都说了,见过很多紧张的家属,这个还是头一回,但我还是平静地回答她:“才几个小时,宝宝的病情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”。并且和家属说病房还有不少的宝宝不能离开我们医护人员的监护,再次请她早点休息,规定时间来探视。或者可以九点后等主管医生查房后再打电话。这时电话那头传来孩子父亲的声音,“是护士小姐吗,之前那个电话我也听了,我家孩子放在你们那里我很放心,我老婆就是有点想孩子了。我来和她说,你忙。”

回想起这几通电话,突然很感慨。住在这里的很多个宝宝的家属,在这样的夜晚都是这么过的吗?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。数着时间看着天亮,等待着第二天可以出院,或者是来打一个电话。要是那些家里有孩子病重的,或许真的是在被窝里哭吧。我想起有时候我们交代家属九点钟打电话,还真有九点钟准时打来的,想必也是看着表的吧。

刚吃过奶开始沉睡的宝宝,有的还在叭着嘴巴,有的忽然动了一下。宝宝是不晓得发愁的。可他们的后面牵挂的是一个家庭的未来和希望。我们所做的每一个动作,有的看似简单,于他们可能是温暖,我们的每一个正确的决定,于他的家庭可能就是福音。对待生命,对待健康,还是应该像在刀锋上行走,每一步都保持如履薄冰,保持敬畏,做好自己,这就是给患者和家属最好的一份交代。

“代理妈妈”的忧愁与快乐

忧,昨日小便又不多

愁,今晨肚子是个球

苦,血管到底哪里有

乐,细眉细腿也可乐

 

忧,体重还是那么多

愁,呼吸暂停何是头

苦,有创无创轮番鼓

乐,1ml牛奶也喜乐

 

 

忧,颅内出血多不多,

愁,败血症又愁到头。

苦,心脏多了哪个孔

乐,啊啊呀呀想咋乐

 

忧,皮肤怎像鲜橙多

愁,肺炎又来添点油

苦,血糖咋就没个谱

乐,一朝出院皆欢乐

 

注:少尿,腹胀,呼吸暂停,黄染为疾病症状,颅内出血,败血症,黄疸,肺炎,先心病,低血糖为疾病诊断。

大手拉小手

“给我24小时,还你一个健康的娃”

病房里,医护人员正在全力对一个刚出生的早产儿进行抢救。这时,宣教护士进来传达一个消息。

护士:医生,外面的1床家属一个要救,一个不救”。

医生:“我们继续救,让他家再想会儿。”

……

护士:“1床家属确定要放弃。”

医生:“这个孩子还有得救,我去看看。”  

 这是一个未足月尚只有31周的女婴,由于先天不足,各器官发育不全。尤其是肺表面活性物质的缺乏,严重影响到了小孩的呼吸。虽然经过积极的救治,并且有呼吸机的帮助,情况依然不太乐观。打量着这个还未睁眼的生命,它小小的,红红的身躯在周围环境的映衬下,越发惹人怜爱。四肢有气无力的,双手搭在身体的两旁,偶尔伸出,在我们正做操作的手上,似乎是在求救。我们很清楚,在出生后这几个小时的救治很关键,要尽快做决断。该有的治疗,该上的药物都要尽快用上去。而按照规定有些治疗,是要家属首肯才能进行。这时初为人父母的家长拿不定主意可急刹我们了。怎么能看着这条生命消失呢。这时医生赶紧和家属来了一次对话。

家属:医生,你能保证治好她吗?

医生:“这个不能打包票。你给我24小时,按照我刚说的方案来,你可以一天以后再决定要不要放弃。”    

家属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,最后下定决心救治。接下来就是我们的事儿了。先赶紧通过气管导管注射猪肺磷脂,增加肺表面活性物质。这个药物在出生后六小时内效果最佳。该用的仪器,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各种药物按部就班发挥着它的作用。一波操作后,有了效果。呼吸频率开始慢下来,三凹征得到改善,血氧饱和度也升上来。小宝宝舒适了,表情也没那么痛苦。而这仅仅只是开始在接下来的一天里,宝宝历经了数次呼吸暂停,严重酸中毒,胃出血,高钾……都被我们一一化解。很多双眼睛密切关注她的点点变化,24小时的艰难守护,一刻也不敢放松。由于救治及时,终于在第二天基本上能在呼吸机帮助下平稳的呼吸。

短暂的松口气后,又进入下一轮的战斗。抗感染,治黄疸,预防出血,逐步增加喂养量,稳定体温,增加体重,应付各种突发情况,可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小宝贝在医务人员的帮助下逐个闯关。经历漫长一个月后,宝贝能吃能喝,各方指针达标,在医护人员和家人的簇拥下顺利出院。

“医者仁人之术,必具仁人之心”,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。不是腰缠万贯,不求闻达于诸侯,唯尽一己之力悬壶济世,以心为灯,作生命的守护人。

“伟哥”

走进电梯,一个中年男人冲我来了一句,“下班啦,护士小姐。”我看了一下自己的着装,没有穿工作服啊。中年男人赶紧解释道:“是这样的,我家小崽住在你们新生儿科,我认识你的,因为那个伟,西地那非,我那天脾气不太好。”我仔细看了一下这个男人。想起了一件事。还有一个这样的小插曲呢,西地那非,又名伟哥,是我们科室一种不常用的药,主要用来治疗肺动脉高压。因为这种药现在常用来治疗性功能障碍。所以有时候会引起误会,这个爸爸就是。他听到自己孩子要用伟哥来治疗,就科室来兴师问罪了,而那天正好我在外面给其他家属做宣教。

“怎么能给这么小的孩子用伟哥呢,这个药能随便用吗,你们负责不?”只见这父亲充满了愤怒不解。我楞了一下,了解了一下情况,原来他家宝宝是个早产儿,有肺动脉高压,考虑到要用西地那非治疗。医生做好了必要解释之后,就叫家属签字去购买。这个父亲才从外地赶回来,并没有听到医生的解释。只听家人说这个药就跑来了。看着这个不明就里的父亲,我从脑海中搜罗了各大知识点,解释这种药。“伟哥,大名西地那非。它在发明之初,主要是用来治疗心血管疾病。后来人们意外发现能治疗性功能障碍,现在很多人都只知道它的这种作用。但它扩张肺血管,降低肺动脉压力,用来治疗宝宝肺动脉高压,效果正好。而且也不只我们科室在用。很多同行有用这药治愈过这病的先例。”这个家属将信将疑的看着我,拿了手机在一边百度去了。小孩用药后,确实病情得到了好转。回过神来,电梯里这个父亲还在跟其他人解释。“我今天是来商量出院的咧,他们科室确实厉害,才几十块钱的药就把我崽治好了,我听一个朋友说,不然要多花掉好几千呢……”

走出电梯,我在想,术业有专攻,隔行如隔山。信息的不对称,容易造成误解。常言道,医生有“三宝”,语言,药物,手术刀。我国著名健康教育专家洪昭光教授认为,语言是三种中最重要的。医生一句鼓励的话,可以使病人转忧为喜,精神倍增,病情立见起色;相反,一句泄气的话,也可以使病人抑郁焦虑,卧床不起,甚至不治而亡。不光如此,而面对误会,沟通变得尤其重要。还是应该多掌握专业技术知识和良好的沟通技能,治病答疑解惑,更好服务我们的专业。

白色“蝴蝶结”

我无意中看到一个同事固定无创呼吸机鼻塞的方法很漂亮,是用小孩的一个蓝光眼罩改造而成的。眼罩反戴来固定呼吸机管路,以达到固定鼻塞的目的,这办法也不知是谁想出来的,已经用了一段时间,但是这一次她做了个小小改进,在小孩前额正中用胶带把眼罩束起来。这样原本桶状的眼罩,看起来就像一个白色的蝴蝶结,瞬间增添了可爱感,也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下滑,避免遮住小孩眼睛。虽然小宝宝不能够有目的去看什么,但是我们还是希望,当他睁开眼睛的时侯,看见的是光亮和一个个围绕在他身边帮助他的人。这样一个小小的改进也汇集操作者的用心和细心

记得有人问我,平时一般家庭好几口子围着一个娃都是身心俱疲,搔首挠耳,你们怎么能够同时搞定这么多娃啊。那我只能回答,我们是专业的。娃还是那个娃,何来轻松呢。除了不停的学习知识,不断的积累经验,还要有一颗善良的心,一颗上进的心。或许只能这么解释吧。一点点的摸索,一点点的进步,哪怕是很小的一个问题,在有心人的手里,把它做做好。学医人需要这种精神,有爱心,耐心,在实践中不断的前进,自我革新。把自己的专业做到最好。我们一直走在路上。

医学博大精深,学无止境。古今中外,无数人前赴后继。无数人花尽毕生心血,造福人类。人们在从医的这条路上就像一个学生,点点滴滴汇聚成海。早产儿救治这条路。经过无数人的努力,这些早到的天使能获得救治的孕周一再再推前,救治后康复的道路也在蓬勃发展。当天使不可避免地早到,我们已经做好准备,全力应战。

·下一篇:心与心的距离